哦哦西

一个ooc的写手。
CP:伞修/修伞,不可拆。对于我这种H无能的人来说我对攻受这个事情比较迟钝= =
不吃其他叶/伞CP。

[修伞]一碗绝妙的蛋炒饭

一碗绝妙的蛋炒饭

[1]

 

陈果给叶修端来蛋炒饭的时候他看来有点意外。

“老板娘这味道和平时点的外卖不一样啊?”叶修吃了一口立刻提出抗议。

陈果顿时诧异了。一个连续吃土豆片炒肉吃了一个月的人竟然能有如此微妙而且犀利的味蕾无论如何是一个令人意外的事情。

“嗯,是最近新开的一家。你都吃土豆片炒肉吃了一个月了,该换个口味了。”其实根据她对叶修的了解,叶修不换菜单,纯粹是懒,那样就可以每天写一个同字交差,所以她给叶修换个外卖点一点,应该也没事的吧。

某位光环满身的荣耀大神意外地好伺候。

然而这一次他竟然挑剔起来。

“这蛋炒饭也做的太差劲了啊老板娘,这家店该倒闭了!饭一吃就是刚刚煮好的水分太多了,米也太黏糊了,这鸡蛋炒的也不够香……”叶修竟然饭也不吃了,唠唠叨叨起来。

“……你自己去做好了。”陈果抽抽嘴角。

叶修安静了。

 

[2]

 

“请评价一下自己。”有一天苏沐橙闲得无聊拿了个网络测试题和叶修玩。

“完美。”叶修说。

苏沐橙笑得快要闭气,都没工夫看下一道题了,“你连饭都不会做。”

“谁说的,我会做蛋炒饭!你还吃过!”叶修说。

“……是吗?”苏沐橙很怀疑,他只是嘴硬吧。

叶修果然顿了一顿,然后他说:“你说得对。我不会。”

 

[3]

 

“哎,你要不试试蛋炒饭。”在叶修第十次炸了厨房之后,苏沐秋犹豫了一下,然后终于看不下去他这样糟蹋大家所剩无多的食材,小心翼翼地提出了一个保险的建议。

毕竟面前是一个火候永远不准,用量永远奇葩的人形厨房拆迁机。他浪费的每一块肉,都是大家辛辛苦苦从游戏里面卖装备换来的啊。

“蛋炒饭?”假装无视面前一锅漆黑的肉的叶修不屑地哼了一声,“蛋炒饭有什么好吃的?”

“无知。”苏沐秋更加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让我今天教你做人。”

昨天煮多了的隔夜饭,在冰箱里面放了一晚上,失去了一些水分,干燥度刚刚好。

三个鸡蛋已经被打成了金黄的蛋液——这是来自操纵一叶之秋的神之手的杰作,叶修得意洋洋地喋喋不休:“看哥这个鸡蛋,打得多么均匀!没有一点点蛋清。”

苏沐秋在切葱的间隙丢了个利落的白眼过去,然后一扬下巴:“太棒了那么请把锅清理一下吧。”

然后他随身的小本子上面写了下来,叶修第十次把厨房炸了。

“第十次而已,我已经和你PK赢了第233次了。”叶修忽然靠过来说。

苏沐秋差点切到手。

 

[4]

    

当油锅热到恰恰冒烟的时候,就可以放饭了。隔夜的饭略微翻炒后已经是在锅里跃跃欲出,粒粒分明,此刻再把金黄的蛋液倒入油锅之中,尚未凝固之时就已经被充分打散裹住米饭同炒,最后再将翠绿的葱段撒入略爆出香气,便可以出锅了。

出锅的蛋炒饭除了鸡蛋、饭、油、盐、葱花外别无他物,然而米粒分明修长而金黄,与鸡蛋的香气融为一体,令人闻之而食指大动。

大概是那碗蛋炒饭真的太香,而自己饿昏了头,所以叶修竟然一时间分不清,那碗金黄的蛋炒饭,透进窗户的阳光,和笑得得意的苏沐秋,谁更炫目。

“吃吧。”苏沐秋盛了一碗饭塞给叶修,有点嫌弃地说,“冰箱里面别的材料都被你糟蹋光了!否则还能做个汤配一配,免得太干。蛋炒饭倒是不需要别的材料来掩盖味道的了。我觉得或许你学得会这个。”

叶修呼噜呼噜吃完了一整碗饭,在盛第二碗的时候才满不在意地回说,不是有你吗,我还要学干嘛。

 

[5]

 

苏沐橙接到哥哥死亡通知书的时候,所有积攒已久的情绪像是忽然到了爆发点,然后她哭得秀丽的脸歪成一片。

最后叶修拍了拍她,给她递上一碗蛋炒饭。米粒修长而金黄,与鸡蛋的香气融为一体,令人闻之而食指大动。

“吃吧。”他平静地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6]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打得很好。后来……他死了。”叶修对满脸探索欲望的常先说。

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黄少天隐隐约约知道,老魏也许知道,陶轩知道,苏沐橙更知道。

然而他还做得一手好菜,尤其是蛋炒饭,做得绝妙。这大概没什么人知道,就像没人知道,不擅长厨艺的叶修,仅仅看过一次,也学会了那一道绝妙的蛋炒饭。

他知道所有为人所知、不为人所知的苏沐秋。

他想,苏沐秋大概也是一样地了解自己。

常先走之后,叶修对苏沐橙说,要不要我给你做一碗蛋炒饭?其实我真的会做。

 

    奇迹和痛苦来自另一个地方 并非一切都像人们以为的那样

    人们没有把自己哭进痛苦中 也没有把自己笑进欢乐中

    你所看见和感受到的 你所喜爱和理解的 全是你正穿越的风景

                                                     ——里尔克

 

评论(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