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西

一个ooc的写手。
CP:伞修/修伞,不可拆。对于我这种H无能的人来说我对攻受这个事情比较迟钝= =
不吃其他叶/伞CP。

[无CP]荣耀教育记事

寓教于乐:

没有文笔。没有情节。雷。记录脑洞。可掐。勿挂。谢谢。

————————————————

特级教师韩文清并不适合教小学。

但是他还是评上了特级教师。

当他冷冷地说老师给你们讲个故事从前有一只狮子想吃掉小猴的时候,所有学生都不寒而栗。

他们好怕被韩老师吃掉。

所以牢牢记住zh ch sh。

教学效率特别高。

特级教师,一如既往。

…………………………………………………………………………

叶修作文课上得出了名的好。

辅导机构霸气雄图重金请他来给学生辅导作文。

题目是《我的梦想》

夜未央说我长大后想当医生。

当天就被开除了。

……………………………………………………………………

有人说雷霆小学穷。

一年四季不让开空调。

微机教室连多余十台电脑都没有。

处分规定里还有不随手关灯。

校长肖时钦很不服气。

低碳荣耀。

环保卫士。

小手拉大手。

争创国际生态学校。

他们懂个屁。

…………………………………………………………………………

百花是个多民族小学。

最美班主任张佳乐能歌善舞。

很受欢迎。

班长唐昊表示不屑。

学生就要以学习为主。

搞这么多花里胡哨的。

不务正业。

哼。

…………………………………………………………………………

蓝雨小学前校长魏琛有句口头禅。

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后来他们班的最后一名喻文州考上了附中。

魏老师的口头禅就变了。

老师当年教过最差的一届都考上附中了。

你看看你们。

唉。
 …………………………………………………………………………
TBC

 真的特别萌的脑洞小段子!

[修伞]有你存在的世界(2)

有你存在的世界
-现代架空,清水
-作者的名字叫做ooc


[4]

“致荣耀广州财务部:
随着审计工作的开展,需要贵公司提供以下资料,谢谢合作!”
一向自诩牙口很好的叶主管刚上班就对着电脑露出了龇牙咧嘴的牙疼表情。
随E-Mail发过来的是长达近百项的资料清单。
叶主管深吸一口气,抓起内线电话。
“喂,喻经理吗?我是财务部的叶修。”
“是的……工作这边开展,有些困难,我希望能够招几个实习生过来,审计工作也比较繁重……啊,最近正好是在招实习生是吗?把简历抄送我一份方便吗?”
“嗯,尽快。好的,麻烦了,呵呵。”

“哎哟老大你要招小弟过来啊!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罩着他的!能够跟着叶老大混,是那个新人的荣幸啊!”包荣兴正在装订凭证装订得头昏眼花,听叶修说话两眼一亮,以至于孔都打歪了。
来了实习生的话,这活儿就归实习生了吧。
心情沉郁的叶修不想和包荣兴说话,于是他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包子啊,我看也快午饭了,你去审计那边给他们外卖单看看他们吃什么,顺便和他们说,这个资料清单呢,项目比较多,问问他们哪些比较急着要。”
他衷心希望对方在包子的攻击之下忘记某些资料。
刚刚度假归来所以什么都没有做的叶主管这样自我安慰。
他打开了邮箱,漫不经心地看着喻文州发来的实习生简历。
……嗯,这个叫邱非的似乎还不错?

[5]

包荣兴狠狠地辜负了叶修的期待。
他过去了三分钟就哼着歌回来了。还一脸幸福洋溢的样子。
叶修很是恨铁不成钢。
“包子啊——”他正打算语重心长地教育一下自己天真的手下,却被包荣兴抢先打断了。
“老大啊!那些审计!都是好人!特别懂事!”包荣兴挥舞着双手兴高采烈地说,仿佛这种行为能够增加他的说服力。
冷场了。
叶修出去抽烟了,安文逸在检查日记账,只有乔一帆不忍心,轻咳一声问他:“……包子,你回来的好快啊。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什么都没说!他们那个叫做苏沐秋的小伙子看见我来,就给我塞了外卖单,然后告诉我说今天晚上下班之前只要交一半的资料,剩下一半可以明天交!哎哟,都不用我说,他们就自动推迟了时间!”
安文逸也走了出去。
“呃……辛苦你了。”乔一帆挣扎了很久,终于挤出一句。
在外面抽烟的叶修耳朵动了一动。苏沐秋。

[6]

叶主管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心情是很不美丽的。
绝大多数前一天晚上加班到十一点的上班族心情都不会特别美丽。尤其在合作方还很难缠的时候。
他黑着脸在床上思考了三十秒人生,最终决定跋涉十分钟去宿舍外的一家老牌布拉肠吃早餐。
美味而丰盛的早餐是消除工作压力的人生法宝之一。

晶莹透明薄如蝉翼的粉皮里面裹着当天现杀的牛肉,配上店家特制的甜酱油,吊出一点甜一点鲜,入口爽滑软韧,仿佛一瞬间唤醒所有的味蕾。
再配上一碗足料现滚艇仔粥,粥底是用猪骨与瑶柱熬制的味粥,因为熬足了火候已然水米交融,入口只觉得一片绵软,再配上鱼肉、瘦肉、花生、小虾,鲜甜之中又别有香脆的风味,叶修吃了一口,就觉得自己又充满了上班的勇气。
正当他觉得浑身毛孔无一不畅快,似乎自己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这家喧闹的老店飘飘欲仙之际,他看到了一张有些眼熟的面孔。
他觉得瞬间自己又回到了现实。
“叶主管。”苏沐秋笑一笑,打了个招呼,“好巧,这边桌子有人吗?”

--

剧情好慢,终于把伞伞派出场了!
是的本质就是吃吃喝喝文!
文中肠粉店是东川路的穗银肠粉店,我心目中广州最棒的肠粉店。地铁烈士陵园站。
电脑抽风了手机更新的。格式不对回家再说了哈哈。

[修伞]有你存在的世界(1)

-现代架空,清水

-请看ID……我的名字叫做OOC……

-争取日更。然而更不了也是很正常的。我是经常面不改色食言而肥的人【。

 

有你存在的世界

[1]

每年元旦之后财务们的心态都是非常壮烈的。

要关账,要装订凭证,要报税,要出报表,别人在吃香喝辣,财务在加班。

以及最最最麻烦的,要,迎接审计。

荣耀财务部的叶修主管很不高兴。他记得去年那个带队的叫做张新杰的审计真的给他带来了特别多的麻烦。他对所有财务循环的认定要求的资料都特别多。

叶主管最讨厌给自己添麻烦的人了。

 

所以叶主管在看到今年带队来他们分公司的不是张新杰,而是另一个叫做苏沐秋看起来年轻活泼的审计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然而身经百战的叶主管忘记了——或者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个残忍的事实:长得什么样的审计,都是审计。

他马上就会认识到的。

 

[2]

商务人士的润滑剂是酒。陈果财务总监在事务所的审计们来的那一天就定了一个大包房打算大家先好好地喝一杯。

但是叶主管是个从不出席应酬的人,因为懒。

但是今天就在他打算提前几分钟下班溜走逃避应酬的时候,流年不利,正好被部门的新人包荣兴撞见了。

“叶主管好啊!叶主管你今天这个领带特别好看!”

“搭配你的袜子也特别合适!”

“简直是SS级的绝妙搭配啊!”

叶修腹诽你还注意袜子难道你是玩奇迹暖暖的么你。

他扯出一抹笑想脚底抹油,“好好好,都好都好,包子啊,IT部的罗辑刚刚说有事情找你呢你去看看?”

“哎哟!他一定是写的程序又出bug了!”包荣兴露出得意洋洋地表情果然被打发走了。

叶修的一口气刚刚出了一半。

“啊,叶主管。”他忽然被人叫住。“原来你在这里呀。你们陈总到处找你呢。”

叶修和苏沐秋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电梯门口,当叶修一只脚已经踏进电梯溜之大吉计划还差最后一步的时候。

失败了。

 

[3]

 

商务应酬这个事情很无聊。只有陈果总监兴致勃勃——她本来就是一个热情的人。

但是场面并不冷清,或者说……场面其实非常热闹,虽然有些微妙……因为陈总监把包荣兴也带上了。

他们这个子公司的财务部人数并不多,也就新来的会计乔一帆,会计助理包荣兴,出纳安文逸,财务主管叶修几个人。

乔一帆很乖巧,只是微笑敬酒。

安文逸很沉稳,表情有些冷淡。

叶修很不敬业,整个人没精神。

但是,包荣兴承担了他们三个人的工作量,滔滔不绝。

从非常正常的你们来广州了小心上火啊我觉得邓老凉茶的凉茶料不如黄振龙家的用的齐全到不是很正常广州闹鬼事件集合花都妖奇谈最后到完全不正常的如果你走路掉进珠江,从哪一段掉进去风景最好最可能被人救上来,包荣兴切换得天衣无缝。

带队的审计经理冯宪君忽然背后一凉。

他不太能想象这个包荣兴做的账是什么样子的。

他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

 ——耶今天写了1k了今天我也完成任务了米娜桑白了个白~~~

TBC

[修伞]一碗绝妙的蛋炒饭

一碗绝妙的蛋炒饭

[1]

 

陈果给叶修端来蛋炒饭的时候他看来有点意外。

“老板娘这味道和平时点的外卖不一样啊?”叶修吃了一口立刻提出抗议。

陈果顿时诧异了。一个连续吃土豆片炒肉吃了一个月的人竟然能有如此微妙而且犀利的味蕾无论如何是一个令人意外的事情。

“嗯,是最近新开的一家。你都吃土豆片炒肉吃了一个月了,该换个口味了。”其实根据她对叶修的了解,叶修不换菜单,纯粹是懒,那样就可以每天写一个同字交差,所以她给叶修换个外卖点一点,应该也没事的吧。

某位光环满身的荣耀大神意外地好伺候。

然而这一次他竟然挑剔起来。

“这蛋炒饭也做的太差劲了啊老板娘,这家店该倒闭了!饭一吃就是刚刚煮好的水分太多了,米也太黏糊了,这鸡蛋炒的也不够香……”叶修竟然饭也不吃了,唠唠叨叨起来。

“……你自己去做好了。”陈果抽抽嘴角。

叶修安静了。

 

[2]

 

“请评价一下自己。”有一天苏沐橙闲得无聊拿了个网络测试题和叶修玩。

“完美。”叶修说。

苏沐橙笑得快要闭气,都没工夫看下一道题了,“你连饭都不会做。”

“谁说的,我会做蛋炒饭!你还吃过!”叶修说。

“……是吗?”苏沐橙很怀疑,他只是嘴硬吧。

叶修果然顿了一顿,然后他说:“你说得对。我不会。”

 

[3]

 

“哎,你要不试试蛋炒饭。”在叶修第十次炸了厨房之后,苏沐秋犹豫了一下,然后终于看不下去他这样糟蹋大家所剩无多的食材,小心翼翼地提出了一个保险的建议。

毕竟面前是一个火候永远不准,用量永远奇葩的人形厨房拆迁机。他浪费的每一块肉,都是大家辛辛苦苦从游戏里面卖装备换来的啊。

“蛋炒饭?”假装无视面前一锅漆黑的肉的叶修不屑地哼了一声,“蛋炒饭有什么好吃的?”

“无知。”苏沐秋更加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让我今天教你做人。”

昨天煮多了的隔夜饭,在冰箱里面放了一晚上,失去了一些水分,干燥度刚刚好。

三个鸡蛋已经被打成了金黄的蛋液——这是来自操纵一叶之秋的神之手的杰作,叶修得意洋洋地喋喋不休:“看哥这个鸡蛋,打得多么均匀!没有一点点蛋清。”

苏沐秋在切葱的间隙丢了个利落的白眼过去,然后一扬下巴:“太棒了那么请把锅清理一下吧。”

然后他随身的小本子上面写了下来,叶修第十次把厨房炸了。

“第十次而已,我已经和你PK赢了第233次了。”叶修忽然靠过来说。

苏沐秋差点切到手。

 

[4]

    

当油锅热到恰恰冒烟的时候,就可以放饭了。隔夜的饭略微翻炒后已经是在锅里跃跃欲出,粒粒分明,此刻再把金黄的蛋液倒入油锅之中,尚未凝固之时就已经被充分打散裹住米饭同炒,最后再将翠绿的葱段撒入略爆出香气,便可以出锅了。

出锅的蛋炒饭除了鸡蛋、饭、油、盐、葱花外别无他物,然而米粒分明修长而金黄,与鸡蛋的香气融为一体,令人闻之而食指大动。

大概是那碗蛋炒饭真的太香,而自己饿昏了头,所以叶修竟然一时间分不清,那碗金黄的蛋炒饭,透进窗户的阳光,和笑得得意的苏沐秋,谁更炫目。

“吃吧。”苏沐秋盛了一碗饭塞给叶修,有点嫌弃地说,“冰箱里面别的材料都被你糟蹋光了!否则还能做个汤配一配,免得太干。蛋炒饭倒是不需要别的材料来掩盖味道的了。我觉得或许你学得会这个。”

叶修呼噜呼噜吃完了一整碗饭,在盛第二碗的时候才满不在意地回说,不是有你吗,我还要学干嘛。

 

[5]

 

苏沐橙接到哥哥死亡通知书的时候,所有积攒已久的情绪像是忽然到了爆发点,然后她哭得秀丽的脸歪成一片。

最后叶修拍了拍她,给她递上一碗蛋炒饭。米粒修长而金黄,与鸡蛋的香气融为一体,令人闻之而食指大动。

“吃吧。”他平静地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6]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打得很好。后来……他死了。”叶修对满脸探索欲望的常先说。

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黄少天隐隐约约知道,老魏也许知道,陶轩知道,苏沐橙更知道。

然而他还做得一手好菜,尤其是蛋炒饭,做得绝妙。这大概没什么人知道,就像没人知道,不擅长厨艺的叶修,仅仅看过一次,也学会了那一道绝妙的蛋炒饭。

他知道所有为人所知、不为人所知的苏沐秋。

他想,苏沐秋大概也是一样地了解自己。

常先走之后,叶修对苏沐橙说,要不要我给你做一碗蛋炒饭?其实我真的会做。

 

    奇迹和痛苦来自另一个地方 并非一切都像人们以为的那样

    人们没有把自己哭进痛苦中 也没有把自己笑进欢乐中

    你所看见和感受到的 你所喜爱和理解的 全是你正穿越的风景

                                                     ——里尔克